• 15232193005

猫的世界你不懂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1597 更新时间:2023年07月31日13:53:02 打印此页 关闭

 猫的世界你不懂

/赵瑞想

  嗨,大家快出来,主人出来了。一定是给我们送饭来了。

  三花和二黑听到大黑的召唤,懒洋洋从猫窝里爬出来,蹬蹬腿伸伸懒腰,猫尾巴往地上一甩,跟大黑排成一排,眼巴巴看着女主人拎着大包小包出去,再空手回来。走到它们跟前,用宠溺的笑眯眯的眼神看了看,回屋拿出三瓶罐头依次排开,三只猫咪一人一瓶开始吃起来。

  大黑很霸道!自己的吃了不几口,又跑去二黑、三花的盒子里,强行扒拉几口,咂么咂摸嘴:我以为你们的跟我的不一样呢。二黑和三花不约而同冲老黑喵了一声,心里想:这还不是你的一贯作风吗?吃着锅里看着碗里。大黑是他们的头,这一块地盘的猫王,附近的流浪猫没有不听他的。对它的做派有看法,多数都敢怒不敢言。

  有一天,他们的地盘来了一只红色长得像小狐狸一样的波斯猫。这只猫毛色光滑,眼睛明亮!神态怡然!一看就知道是家养的猫咪偷跑出来看外面世界的。

  说来也奇怪,一向霸道的大黑,见了这只波斯猫竟然一反常态低眉顺眼起来。大黑用它的猫爪子把自己吃剩的猫罐头,推到波斯猫面前献殷勤,然而波斯猫傲娇的理都不理、闻都不闻,晃着毛绒绒的尾巴直奔三花跟它嬉戏起来。它们先是碰碰头撞撞嘴,然后拱脖子、抱身子,你追我赶,玩得不亦乐乎。一向狂妄自大的大黑,被波斯猫拒绝后,感觉特别没面子,心想:在我的地盘竟敢给我难看,看我怎么收拾你!它像剑一样冲到波斯猫跟三花面前,用力一撞把它们两个分开,然后扑倒波斯猫就想强行跟它玩耍,波斯猫感觉受到了羞辱,照着大黑的耳朵狠狠咬了一口,大黑疼的放开波斯猫跑到一边用爪子抚揣伤口。二黑和三花看到波斯猫惩治了霸道的大黑,拍手称快。大黑恶狠狠瞪了二黑和三花一眼:我治不了波斯猫难道还治不了你们俩吗?吓得两人缩回脖子,四肢一盘老老实实卧在地上不吱声了。波斯猫咬完大黑就跑的踪迹全无。

  这是春天里的一个午后,风和日暖。许久不出门的女主人拎着一个手提包出门了。三只吃饱喝足的猫咪依次排开目送着女主人踩着高跟鞋哒哒地走远。它们又开始爬梯上高,在树上撺来蹦去的玩了。

  一条金毛狗跑了过来。都说猫和狗是天敌,互相看不顺眼,凑在一起难免会掐架打仗。说也奇怪,金毛狗竟能加入猫的队伍,一起跟他们玩得不亦乐乎。猫和狗做朋友,应该是金毛狗比较绅士,不跟猫一般见识。否则,庞然大物般的金毛,站在弱小的猫咪们面前,它们一定是会害怕的。正在金毛和大黑、二黑、三花它们玩得兴起时,泼斯猫又来了。你看它披着一身柔软的、蓬松的、光泽度极强的毛发,摆着芦苇花一样毛茸茸的尾巴,不紧不慢地走着,好像在走T台一样。

  金毛和几只猫猫停止玩耍,看着波斯猫像迎接贵宾一样行注目礼。波斯猫慢悠悠转了两个圈,挨个看一遍,直奔三花而去。两只小母猫又欢蹦乱跳的玩在一起。

  大黑醋意十足,但忌惮上次波斯猫咬过的那一口,也不敢太造次。它出去一会儿,逮只耗子回来扔在嘻戏的波斯猫和三花面前,两只玩得忘乎所以的猫咪,对那只死耗子连看都不愿意看,继续着它们的追逐嬉戏。金毛狗看它俩玩得那么兴奋,心里痒得很,你看它一会儿弓下腰两个前爪匍匐于地摇晃着尾巴讨乖,一会儿四肢腾起飞奔围着三花和波斯猫转圈。大黑一看都不理它,甚觉无趣,奔着窝在墙头悠哉哉看着猫狗嬉戏的二黑去了。它们俩又开始你追我赶起来。伊家小院俨然成了猫猫狗狗们的游乐园,供这些小精灵们无拘无束的玩耍。

  女主人回来了。手里拎着一包看起来挺沉的东西。三只经常被女主人喂食的猫咪,隔着老远就嗅出来,那一定是女主人为它们又买来鸡肝。大黑、二黑、三花它们看到女主人回来,跑过来围着女主人在她的脚脖子上蹭来蹭去献殷勤。

  波斯猫也跑过来了,无限讨巧地围着女主人的裙摆刮蹭打转。女主人看到漂亮的波斯猫,两眼开始放光。她蹲下来抚摸着波斯猫绒绒的毛发,自言自语:你是谁家的猫咪啊?这么漂亮?波斯猫停止转圈顶礼,往地上一坐睁着大大的眼睛把女主人从上到下看了一个便。精致的鞋子,过膝的长裙,披肩的长发,甜甜的圆润的声音。白里透红的脸颊,一脸的和蔼可亲。一眼就能看出这是善良的女主。波斯猫心里想:你身上的气味,就是我的气味。不管我是谁家的,以后我就在这里扎根啦。况且,还有同类的小伙伴呢。波斯猫心里这么想着,冲着女主人“喵喵”叫了两声。

  人有人言,兽有兽语,非知音一定不会懂得。可女主人好像是听懂了,她兴奋地跑进屋拿出一瓶猫罐头,打开递给波斯猫。波斯猫没有先去吃食物,而是围着女主人的裙摆又蹭了好几圈。女主人再次蹲下抚摸一下波斯猫的头:真乖,快去吃吧。

  大黑、二黑、三花都过来了,不约而同趴在吃食的波斯猫身边围成半圆状,看着她津津有味地吃着猫罐头。三只猫猫真懂事啊,换作是别人他们的主人去喜新厌旧,应该也不太愿意把自己应该享受的那份爱被其它人分享,然而,这三只猫猫只有羡慕没有嫉妒。较比人类有涵养多了。反倒是泼斯猫被几只猫猫暖暖地看的有些羞涩,自己吃让别人看着,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,伸出她毛绒绒的猫爪子,把吃了一半的罐头推给大黑它们:你们吃吧。还没有等大黑、二黑、三花它们开吃,刚刚不知跑去哪儿玩得金毛狗回来了。冲着猫猫们狂吠几声,大黑它们几个吓得四散开溜,金毛开始吧唧吧唧自己吃起来。波斯猫很是看不惯金毛的做派,喵了一两声,终是抵触这庞然大物,没敢往前冲。只好无可奈何地跑门前那块草坪上追起喜鹊来。

  波斯猫一走,大黑、二黑、三花它们几个也追了过去。绿色的草坪成了它们的欢乐场,尽情嬉戏着。大黑不计前嫌,又跑过来跟波斯猫套近乎。波斯猫白它一眼,呲开嘴喵了一声:离我远点!不喜欢跟你玩,你愿找谁找谁去。大黑甚是恼怒,心想,三番五次不给我面子,你等着,看我怎么收拾你!波斯猫应该是读懂了大黑的心思,轻蔑地冲大黑又喵了两声:看你出什么坏水?你有千条妙计,我有一定之规!看你能把我怎么样?哼!

  大黑灰溜溜走了。它一走远三花一溜小跑过来了。靠在波斯猫的身上蹭了几下,说;谢谢你帮我们出了口气。我们大家都烦大黑,又都不敢惹它。幸亏有你。波斯猫顶了顶三花的脑袋,碰下嘴:你们怎么那么胆小啊?有什么好怕的?它又不吃你。它再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,我帮你治它。三花高兴极了,倒地抱着波斯猫的脖子一顿“亲腻”

  自从波斯猫在这个小院出现后,基本没走过。很明显女主人对波斯猫比对其它的毛狗要用心很多。漂亮的魅力不止对异性有吸引力,连同性都忍不住多看几眼。

  对于吃的东西大黑它们倒是从不计较。至于大黑想亲近波斯猫被波斯猫拒绝几次后,让它有些耿耿于怀,总想找机会报复波斯猫一下。

  机会终于来了。那天女主人外出不在家,女主人的朋友送来一大条三文鱼,摁半天门铃家里没人,女主人朋友应该是给女主人打了电话,把三文鱼放在门口的一个小柜上,走了。以前经常有人送东西放在那里。不管是什么好吃的,为了表现对女主人的尊重和忠诚,猫猫狗狗们从来没有谁去动过。那天,大黑一改常态,把装鱼的袋子撕个稀巴烂,那条新鲜的三文鱼也被它乱啃乱咬、乱吃一通。大黑吃饱喝足跑女主人种菜的箱子里去打滚。一掌见长的菜苗都被它用身子压烂。

  大黑做完这一切,它窜上墙头趴在门垛上惬意地用猫爪子洗着嘴。

  都说猫的嗅觉和耳朵最灵敏!不一会儿兰博基尼碾压马路的声音传进大黑的耳朵。它听到这声音心里暗自得意起来,它剑一样撺出去,招呼在小院门前空地上玩得不亦乐乎的波斯猫和三花、二黑它们,告诉它们有好吃的。

  三文鱼太鲜了。波斯猫和二黑、三花它们,在大黑的带领下,看到这么鲜味十足的鱼,难以抵挡诱惑,又觉得反正已经破损,估计女主人也不会要的,便肆无忌惮地啃食起来。

  随着刹车盘尖锐的制动声,女主人回来了。她走到门口,看到一条三文鱼的残骸趴在柜子上,柜门上、地上,到处都是鱼刺鱼骨和斑斑驳驳的血迹,还有门旁两侧走廊台上的几个种植蔬菜的箱子,那些早上她出去时还水灵灵、绿油油、挺拔的菜苗,此刻倒地不起,一片狼藉!眼前的一幕让女主人不由得火冒三丈!她瞪着趴在藤椅和墙垛上吃饱喝足晒太阳的猫咪们大声断喝:你们这是谁干的?鱼吃了也就算了,你看看这菜?我辛辛苦苦种的,谁祸祸的?给我站出来!

  猫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都不说话。鱼吃了,菜还真不知谁祸祸的。它们看看身边这会儿没有大黑就挺纳闷的;这个大黑,喊完我们来吃,它自己不知跑哪儿去了?十有八九菜是它祸祸的。

  女主人越说越气,她指着波斯猫说:肯定是你干的!你不来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事!大黑它们都跟我好多年了,也没有偷吃过我放台上的东西,更别说祸祸我的菜了。是你,一定是你!你走吧!找你自己的主人去!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。

  波斯猫觉得很委屈。鱼是吃了,那也是别人先吃了,已经破了,它们才跟着吃的。至于那菜,真不是它们几个干的,它们始终是在一起玩耍的。波斯猫为自己也为主人难过的直淌眼泪:眼见还不一定为实呢?没看到怎么能把屎盆子扣我头上啊?看着一地的狼藉,波斯猫忍了她的委屈,跑过来喵喵叫几声,在女主人的裤脚蹭蹭,想安慰安慰女主人。女主人应该是气大了,还没有消,对波斯猫的讨好非但没有领情,而且,抬腿就是一脚:滚吧,我不稀罕你了!带着他们干坏事。波斯猫的眼泪流淌得更厉害了。它心不甘情不愿的往外走去。不知大黑什么时候回来了,趴在栅栏门的台级上,幸灾乐祸地看热闹。波斯猫看到大黑一付小人得志的样子,全明白了。敢情都是你这个混蛋给我栽赃嫁祸啊?波斯猫蹭地冲着大黑扑过去。它要把在女主人这里受的委屈,发泄出去。大黑一看满脸怒气的波斯猫向自己奔来,拔腿就跑。波斯猫紧追不舍。大黑上树它追上树,大黑撺地它就追到地。追来追去没追上,累得波斯猫气喘吁吁!你跑吧,你就跑吧,早晚有让我遇到你的那一天!这么一想,它就不追了,索性坐在一座石凳上休息。一股香气扑鼻而来,波斯猫向四周看看:呵,这花园太漂亮了!波斯猫像发现了新大陆,开始聚精会神地欣赏起花园来。

  正是在夏季,红色的玫瑰开得热烈,白色的百合开得典雅,紫色的鸢尾开得含蓄,粉色的蔷薇开得娇艳,还有兰花、风铃花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花,真是百花齐放啊!跟绿色的草地和高大的玉兰树、红枫树、柿子树一搭配,相得益彰、相映成辉!美轮美奂无与伦比!波斯猫伸了下腰腿,四肢一抱卧在石凳上,打开鼻翼轻嗅着各种花儿散发出来的香气,半眯着眼睛,享受起来。咳,与其跟它生气,论是非黑白,不如就这样在自己的风景里漫步,赏花吟月,岂不美哉!快哉?这样想着它睡着了,睡得很安详。酣睡里它做了一个梦:梦见好几个跟她模样差不多,一身浓密柔滑绒毛的猫咪们,围坐一圈在玩丢手帕找朋友游戏。

  一只中等身材的猫咪蹦蹦跳跳地转着圈,嘴里念念有词:找啊找啊找朋友,找到一个好朋友,敬个啊礼啊,握握手,我们都是好朋友

  波斯猫悄无声息地找个空坐下加入进去,童年童趣的这种游戏,让它们玩得如醉如痴。

  正当波斯猫沉浸在梦里被开心快乐包围时,一只手在她身上的抚摸,惊扰了它的梦。波斯猫有些不悦,刚要发作:竟发现这不是自己的主人吗?这花园不就是自家花园吗?她仿佛穿越了千年,一下子回到亲人的身边,它嘤嘤地哭泣起来。

  主人爱怜地用手轻柔的梳理着它的绒毛:你这个小福妮子,这些天都跑哪儿去了?让我找得你好苦!你总算回来了。以后可不准再乱往外跑了哈。

  福妮是主人给波斯猫起的乳名。此时回到家,回到家人身边,波斯猫觉得特别的幸福。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有家,一个完整的家,家里洋溢着笑声,子孙后代繁衍生息,这是全人类乃至所有生灵,恒古颠扑不破的真理。

  那么,大黑呢?它以后会怎样?还有我喜欢的三花呢?以后的日子它们还会和以前一样,虽有分歧,但也还是能做到和而不同、愉快地一起生活吗?还有那个善良的女主人,气过之后,一切都还是岁月静好的样子吧!想着想着,想到月牙弯弯,波斯猫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,太阳又升起来了。波斯猫躺在靠窗的沙发上,晒太阳。

  经过那次被大黑挖坑陷害,加上被女主人误解。波斯猫好像成熟了许多。她不再那么幼稚和贪玩。它很满足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:与世无争的生活多好啊!从新回到自己家后,波斯猫在舒适的环境里胖了好几斤。主人为了它的健康,喂食时有意给她减量,零食也基本不怎么给它吃了。波斯猫知道主人是为了它的健康,为了她好,波斯猫很知足,更加珍惜生活了。。

  如果不是大黑的闯入,波斯猫就会这么平静的一直生活下去,直到终老。然而,有时生活总是阴错阳差地跟人开玩笑。那天波斯猫被主人放出来在院子里晒太阳呼吸新鲜空气。那个大黑不知怎么就找到了这里。大黑看到波斯猫兴冲冲地扑过来。波斯猫的逆反心理又涌上来了,大黑按理说对它是没有坏意的,可不知为啥波斯猫就是不喜欢跟大黑玩?难道说猫的世界也跟人的世界一样分三观?那么波斯猫的三观跟大黑的三观定是相反的。否则,该如何解释波斯猫的这种逆反呢?

  两只不同品种的猫咪,在院子里来了一场追逐大战,大黑追,波斯猫躲!砰砰,花盆倒了!啪叽啪叽,柿子果落了!叮咚叮咚农药喷壶滚了、洒了!漂亮的花园在两只猫猫的追逐中,乱成一团。看着被毁的花园,又想起上一次大黑的栽赃,波斯猫怒了,它不跑了,猛地调转头,怒睁双眼,大张着嘴巴,对着追上来的大黑上去就是一口!追的兴起的大黑措不及防!被波斯猫咬伤了头部眼睑那块部位。伤的不重,但大黑领略过一次被波斯猫咬伤耳朵的情景,这次又受伤,大黑真怕了它,仓荒而逃!

  大黑逃走了。主人不知道他没回来前这院子里发生的一切。进到院里看到花园里碎落的花和盆,还有倒地的那些花和农药,一片的狼藉!主人生气了,狠狠地训斥了一顿波斯猫,随后,波斯豹被关了禁闭!

  波斯猫欲哭无泪。每天它都被主人锁在一只大笼子里,吃喝拉撒都不出这片地儿。一开始它想不通,这人类都是怎么了?青红皂白都不分了吗?多大点事?连起码的自由都不给了吗?这也太不人道了吧!波斯猫越想越气,尝试过好几次越狱都没有成功。

  为了给波斯猫晒太阳,主人把它的大笼子搬到了院外。每天下午三四点,笼子顶端的防水棚就会打开。它可以在笼子里看天看地看太阳。花园里那些被它和大黑毁坏的花又被主人换上了新花,花园又恢复了昔日的整齐漂亮。可惜波斯猫被关在笼子里,想出去花园遛遛都难

  有个憨憨的送快递的小哥,每次来看到笼子里的波斯猫,都会蹲下来跟它交谈几句,逗弄逗弄波斯猫,给它扔点吃的。久而久之,波斯猫习惯了这种被素不相识的人尊重疼惜的日子,对快递小哥的出现充满了期待。也不再想出去外面的事,看起来一切都很顺从女主人的安排。

  有很长一段时间波斯猫见不到那位憨厚的快递小哥来了。它隐隐地有点担心。主人的包裹照样有人来送,不过是换了另外一张面孔。这个人看起来每天都皱着眉头急匆匆的,不管波斯猫对着他看或是喵喵几声,他都不会扭头望一眼。波斯猫心想:这人是冷漠呢?还是生活压力太大?我要能跟他交流多好!我就可以打探一下那个憨憨的快递小哥好吗?

  日出日落,一天天、一年年周而复始!转眼就快入冬了,万物开始凋零。波斯猫被主人放出笼子关进屋里。波斯猫自由活动的空间大了。然而,它好像是变了一个性格,不爱动、也不爱叫,对女主的爱怜和抚摸,不像以前一样热烈的迎合。有一天主人的一个朋友来了,波斯猫卧在贵妃椅上,离它不远处一对实木椅上,坐着它的主人和主人的朋友,中间的小茶几上,茶汽升腾,袅袅的荡出一种淡淡的、原始的茶香。我怎么觉得你家福妮好像没以前活泼了?女主人朋友说。

  主人轻叹一口气:是,没以前活碰乱跳地瞎怍琐了。应该是关她禁闭关的。我老怕它抑郁症症呢,我合计不行再买只公猫,跟它做个伴。你啊,就不应该关她禁闭,人都需要天性挥发,何况猫呢?以后就别关了,让它随便玩顺其自然吧!天亦有天,道亦有道!猫是人类的朋友,它又不害你,跟你做个伴不挺好的吗?主人点点头,端起茶杯呡了两口,放下茶杯温柔地喊了声:福妮,来,你过来。波斯猫望望主人的朋友,投去感激的一瞥,然后跳到主人的腿上,盘腿一卧,用头爱惜地拱完主人的胳膊,又去蹭主人的肚子。女主人心里暖暖的,伸出她的手无限深情地打开五指,梳理波斯猫柔软的毛发。一付人狗和谐的画面。

  生活又恢复到以前的老样子,波斯猫看似习惯了这样平淡无奇的生活,但在她的内心深处,它还会想起大黑、二黑、三花和那位憨憨的快递小哥!

  晚上,波斯猫做了一个甜甜的梦,梦里她梦到快递小哥来了,开着一辆皮卡车,车厢里的那块棉褥子上,大黑、二黑、三花围坐在上面,笑眯眯地看着波斯猫,我们来接你们一起出去游山嬉水。波斯猫开心极了,它刚要往车厢上跳,突然想起主人,它蔫蔫地回过头来,用征询的、祈求的眼神看着主人。此刻,主人与快递小哥交谈正欢,她发现福妮

  正在看着他那小眼神惹人怜,爱主人冲着福妮抬抬手,示意她上车。波斯猫开心极了,平地一个助跑腾身而起,稳稳当当落在大黑它们几个坐着的棉褥上,波斯猫卸掉了对大黑的成见,大黑也不计前嫌,四只猫咪开心的拥抱在一起,滚来滚去。车子启动了,四只猫猫停止嬉戏,不约而同站起身,前爪抓在皮卡的车厢护栏上,往前方看去。波斯猫透过驾驶室的玻,一眼就看到了它的主人,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,跟快递小哥有说有笑。

 

  作者简介:赵瑞想,笔名:钰涵,曾用笔名:赵雯。原籍河北沧州,定居大连,偶尔旅居加拿大。作家,业余编剧,电影剧本《爱情哆来咪》已备案,微电影《天上掉下个林爸爸》拍摄完成获微电影十佳奖。诗歌、散文、小小说都有涉猎。2017加入市作协。2018年加入辽宁省作协会员。

  从2005年开始网上写作,2014年出版文集《香樟树之恋》。

  小小说:《天池》刊发《寻人启事》、《小说林》刊发《爱》、《海燕》刊发《有钱之后》、《辽河》刊发《戏里戏外》、《唐山文学》刊发《寻找爸爸》《心事》、《今古传奇》刊发《男孩》《一棵老树》、《北京精短文学》刊发《烟》、《仰韶》刊发《小姨》等。

  诗歌:《中国诗人》刊发《多姿多彩的多伦多组诗五首》、《岁月》刊发《组诗四首》、《诗歌月刊》刊发《组诗四首》等。《大连地铁时报》征歌词创作四首歌词已完成录制。两首诗歌入选《2018大连年鉴》,小小说《戏里戏外》收入《中国当代微小说300篇》。

  编辑:曲双林

上一条:戏里戏外 下一条:小小说:抬杆(赵瑞想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