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5232193005

外公的遗产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1354 更新时间:2023年02月02日19:23:56 打印此页 关闭

作者:吴长征

  辛苦奋斗了大半辈子的爸妈,终于在临近退休的时候搬进了梦寐以求的新房子。搬家前母亲整理旧物时,在案板下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很久没用过的辣窝子(用石头打制的舂辣椒、蒜之类调料的器具)。沉重的身子上虽落满了灰尘,但依旧能看清楚那深深浅浅看似凌乱却暗含规矩的刻痕。帮忙搬家的朋友说这个看起来没什么用处,就不带了!爸妈和我几乎异口同声地说:“有用,要带着!”因为这是外公留给我们唯一的东西了。

  多年以前,外公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石匠,大、小磨盘,石凳、石柱,舂窝、碓窝,都雕琢的非常精美。一块块笨重的大石头,在他的飞锤走钉之下化为了当地老百姓生活中最常见的器具。

  或许是因为外公常年和石头打交道的缘故,在我儿时的印像中,外公是一个像石头一样坚硬的人,皮肤粗糙得像断石的裂面一样。青石板一样的肤色也时常渗出一股子寒意,永远笔挺的脊背也像石山一样坚硬。因此,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非常惧怕他,不敢和他亲近。

  直到后来,外婆外公来家照顾我和姐姐时,我才慢慢地改变了看法。因为外公是一个十分有趣的人,在他冷凝、严肃的面庞下掩藏着一个博学、有趣的灵魂。毫不夸张地说,我现在如此的喜爱文学,大部分的功劳应该归功于他。因为他总能把我们现在耳熟能详的历史故事,用一种诙谐、传奇的方式讲述出来,这让我对他产生了空前的敬意。

  察觉到外公有很多类似的故事储备。于是,每次睡觉之前我总会缠着外公,让他给我讲一些超出我认知范围的有趣的故事。

  几年之后,姐姐上了中学,家里的日子也渐渐好起来了,爸爸妈妈也没有从前繁忙了,外婆的身体却日渐衰弱。在一个响晴的日子里,外公严肃地告诉爸妈,他和外婆准备搬回老家住。所有的劝阻都被外公冷凝、严肃坚毅的脸色挡回去了。年幼的我不知为什么外公外婆非要离开我们回到老家去,直到他们回家两个月后外婆的去世,我似乎懂了。外婆肯定已经预感到自己快要走到生命的尽头了,所以才迫不及待地回到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,后来我知道了,这叫落叶归根。

  外婆走后的几年里,爸妈和住在镇上的舅舅无数次地表达过,想让外公搬来一起住,外公无一例外的都拒绝了,说他习惯了一个人生活。外公去世的前一年,我无比准确地预感到了。

  高中放暑假的时候抽空回去看外公,发现他把放在屋后生锈多年的凿石器具都取了出来,来来回回地挑选了好多次,选出了几把趁手的器具用砂纸反复打磨到锃亮,又带着我和表哥到后山选了几块石头搬回了院里,喃喃自语地说:“当了一辈子石匠,还没给你们置办过东西,听说城里机器制作的辣窝子,不便宜嘞,还不结实!抽空给你们打两个,你大舅、大姨、二姨家用的都是我打滴,就你们和你二舅家没有。”

  几个月后,两个精致乖巧、线条明快的辣窝子打成了,外公也在当年的冬天永远的离开了我们……

  用了将近十年的辣窝子壁也很明显的薄了,都碎成了石粉混合在被捣烂的食物里了。

  这或许就是我们这些后辈坚实硬朗、强韧坚毅的缘故吧!而这些都成了我们一家人最宝贵的财富,它像烙印一般继续续影响着我整个生命的旅途。

  今后,我一定还会遇到许多难事,可能会害怕、会无所适从,但是我绝不会退缩、不会低头,像外公一样耐心、坚毅!


  作者简介:吴长征,笔名吴三缄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。1991年6月13日出生于陕西省汉中市,镇巴县。2012年年,进入吉林师范大学博达学院中文系学习,自幼爱好读书写作,现就职于镇巴县兴隆镇初级中学。作品散见于《人民日报》、《作家联盟》、《西部决策网》、《今日头条》、《汉中教育》等。爱好写作,参加《诗刊》杂志人生可宽窄,诗意任东西诗歌大赛进入全国前500强。

上一条:执生花妙笔,写人间万象——专访诗人李诚 下一条:这,是我的节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