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5232193005

记忆中那些魑魉魍魅的笑饵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1648 更新时间:2023年01月28日17:30:55 打印此页 关闭

文/杨旭

一个周末,下午放学回家路上,校长杨进士提着柳条编织成的藤兜,从后面急急忙忙赶上来,询问着杨东升:“今天晚上去坪宽乡街上写碑,你和我去不?”

  “怎么去那么远啊?坪宽乡,怕要走一两个钟头呢。”看得出杨东升不太情愿去,因为路程确实是有点远。

  “还是去吧,这生意还可以,要写三口碑,价格都谈好了,每口碑十二元,至于烧纸的鸡公和仪式钱,那是另外的呢。”杨进士说了生意的可收入情况,目的是让东升还是跟随自己去。

  “那就去吧!三口碑,那得写几天哦。”

  “也要不多少时间,再说,明后天是周末休息时间,又不上课。”

  从向阳小学到坪宽乡,要上枫香林,下四棱坡,再走过长长的张湾坝,全程十余公里。路上,杨进士陆续补充着这桩生意的来头:去年坪宽街上一杜氏生意人家,老爷高龄病逝三年过后,为了讨个好的兆头,决定把自家的香火重新安位,东打听西打听,才听说山那边旋厂铺有个进士先生,有才华,有学问,还在向阳小学任校长,教学有名,忙里偷闲为乡邻做一些写对子,安香火,写碑的民俗事,据说也很有“艺火”(意思是手艺做得好),于是杜家的香火就确定请杨进士去安。

  杨进士没有想到的是,安好了香火,把挂号的那只公鸡用红头绳绑着脚放在香火下面的墙角,吃完了安位饭,再来寻鸡准备回家,可是那只鸡一动不动,再用力试探,确定,鸡死了。安香火本是一件好事,然而主人看到死了鸡,一家人心里都不爽。一直以来头脑有些犯迷糊的小儿子一边拍手一边笑着再三说:“死了,哈哈,死了……”杨进士很无奈,随即灵机一动,说:“杜老太太,你家好运来了,这是我安位的最灵的一间香火,你把这只死鸡提到街东头的河沟扔了,水流东海不回头,你家的恶运坏运,一切魑魉魍魅都被这该死的鸡带走了!”更让杨进士没想到的是,就是那次死了鸡,为主人说了那几句话后,张家人从此生意兴隆,粉馆客人整天络绎不绝,大儿子家一下子生了两个带“把儿”的,就连那个脑子犯迷糊的小子也好转了不少,杜家老太太整天眉开眼笑,逢人便说杨先生的技艺超全,驱赶邪魔有“艺火”。一传十十传百,杨进士远近闻名了。

  这不,杜家为了感谢祖宗积德,要给逝去的老人树碑,当然又请到了杨进士写碑。当时的行价,一口五镶碑按当时大师傅日工钱计算,每天十二元,三口碑就是三十六元,另外,焚香化纸时,一口碑还得准备一只鸡公,还得给仪式钱,还有一些粑粑豆腐刀头肉,对于当时民办老师月工资都只有二百一十元的杨进士来说,收入确实是可观的。杨进士接到了这单生意,权衡再三,思来想去,最终确定去做。毕竟是外乡,人生地不熟,自己一个人单独前往还是有些胆怯,于是,他带上了学校的一个代课老师杨东升。

  穿过枫香林,爬上四棱坡山顶,太阳就下山了,一阵风吹来,冷飕飕的。杨进士和杨东升继续前进,为了不无聊,杨进士向杨东升讲着当年四棱坡对面土匪盘踞老林为非作歹的故事。


  大约是黄昏时分,杨进士和杨东升终于走到了坪宽街上。随着一条狭长的街巷,来到一生意人家的门前。门口用竹竿挑起一面幌子,幌子上面“杜家粉馆”几个字在晚风的吹拂下,随着幌子呼啦啦地响。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从屋里走出来,脚步虽然有些小小的颠簸,但是也显得还是那样健朗,她一边走一边笑着说“杨先生驾到,有失远迎,失敬失敬。”进得屋来,堂屋一角,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盘腿坐在地上,光着脑袋打着坐,一手环绕怀中,一手竖掌胸前,口中念念有词。老太太对着他说:“这小子,又犯迷糊了,还不正经点,你看谁来了?”那小子根本不理会,继续念念有词:“阿弥陀佛!大师驾到!急急如律令……”神龛下面左边,供着一尊观音菩萨的雕像,雕像前香烟缭绕,纸灰积淀,看得出主人很相信神的庇佑。突然,打坐的小子站起来,把嘴巴凑到杨进士耳朵边,叽叽咕咕说了几句话,然后很诡异地走开了。

  杨进士带着杨东升在杜家的后院四处转了转,他对杨东升说:“这次生意有些烫手,今晚我们连夜悄悄把生意做了,就是这院子里的三口石碑,到时候你负责写碑柱子对联和斜匾。”杨进士为何这样安排,是因为他听了那迷糊小子的悄悄话。迷糊小子并不迷糊了,他透露给杨进士,他家邻居有个人,外号马二棒,也写得一手好字,做着为乡邻写碑写对子安香火的生意,这次好了,杜家老太太坚持要请杨进士来为杜家写碑,得罪了隔壁的马二棒,马二棒扬言要杨进士难看。所以杨进士为了不节外生枝,重新打了一架算盘,两人悄无声息连夜赶工把生意做了,看你马二棒第二天才晓得,你又能怎么为难呢?

  吃过了晚饭,杨进士说走了那么远的路,累了,想休息。杜家老太太急忙安排大儿子大媳妇给杨进士和杨东升铺床,还再三陪着小心:“先生,对不起哈,我们这条件有限,怕睡得不安身,请原谅哦。”杨进士回应着:“没事没事,有睡处就行,不客气了。”

  窗外蛙声四起,杨进士仰躺在床上,睁着眼睛,一直在等着什么。

  随着街上车轱辘声音的逐渐消逝,夜渐渐深了。杨进士侧耳细听,主人也全部进入了梦乡。他立即披衣下床,推醒已经鼾声如雷的杨东升。

  他们来到后院,拉开了电灯,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分工,开干。

  草稿是事先准备好的,所以干起来速度也还是快,快到天亮的时候,三口碑包括碑文和孝子贤孙所有名字,以及两边陪衬柱子对联,斜匾等全部书写已进入尾声。

  天亮了,杨东升在向杨进士报告:“老师,我还有几个字就写完了。”杨进士说:“我也写完了,就剩下烧纸举行仪式的那几个字没写了。”

  隔壁马二棒可能是上厕所,起来得特别早,他看见这边后院亮着灯,鬼鬼祟祟来到写碑现场,看到眼前的一切,惊呆了。马二棒看到是徒弟在写,心里权衡,就连人家徒弟写的字都比自己写的要强好多,又看到三口七镶碑人家一个晚上就全部完工,并且石板上还不要石工打格子排版,要是自己弄,少说七天拿不下来。他真是佩服杨进士先生师徒二人,自叹不如,悄悄溜走了,而这一切,杨进士看在眼里。

  主人也陆续起床了,犯迷糊的小子过来,拍手称赞:“哇,真是厉害,比唐朝书法家们都厉害!马二棒给你们提鞋都不行哦,呵呵,呵呵……”

  杜老太太也来了,她一边看一边说:“整得好,先生们有艺火。”说完与大儿子在一旁叽叽咕咕,不知道说些什么,这个时候,马二棒走过来,和老太太也在挤眉弄眼地叽叽咕咕。杨进士明显感觉到老太太脸色慢慢有些难看,不知是啥原因。

  早餐饭桌上,杜老太太几次想张口说话,又总感觉说不出口,突然干咳了一声,清了清喉咙,最终还是把心里想法说了出来。她说的是三口碑,一口碑十二元工钱,共三十六元,这是按三个工天算的。而两位先生一半个晚上就把三天的活路做完了,说明这活路也值不得那么多钱,无论如何也要少点,她只给二十四块工钱。杨进士心里在想:这老太太怎么这样不讲信用啊?硬生生少了一口碑的工钱。好吧,你算你的,我算我的,看你能有多大赚头。其实,杨进士起初心里是这样想的:三口碑如果有了三十六块工钱,三只挂号鸡,烧纸以后只提一只回家汇师,剩下两只就留给主人,大家皆大欢喜。然而现在变了,三十六变成了二十四,不可能为这点事情去打官司,但也不能这样受人欺负啊。

  杨进士放下碗筷,看了看观音的雕像,伸屈着手指,大拇指在其他指母关节处指指点点,口中念念有词,然后说:“老人家,我们做手艺积德行善,工钱就不与你计较了,我刚才算了一下,紫微高照时辰,是这次写碑举行仪式的最佳时刻,我看太阳马上就要升起来了,大家也不能耽搁了,马上把三口碑的烟茶酒水,刀头豆腐,对了,还有挂号鸡和仪式钱准备好,需要注意的是,每个碑的供品都是各自的,不能共用。否则,阴间老人会认为对他们大不敬。”

  杜老太太一说起神灵,毕恭毕敬,连忙一口答应。

  焚香,燃纸,磕头,作揖,请师,一系列工序在杨进士的念念有词中全部完毕,杨进士提起毛笔,摇头晃脑依次写下了墓碑中间竖行的最后一个“墓”字,然后心里在计算,三只鸡公按市场价每只在八元左右,三八二十四,加上工钱二十四,也把扣去的一口碑的工钱抵了回来,然后说了一些吉利话,带上行李,出发回家,杨东升提着三只鸡公跟在后面紧跟着。主人什么话也没说,因为,驱神弄鬼这类手艺人,做完了法事要回家,主人不能话别,否则对主人不利。

  正在这个时候,迷糊小子看了看碑板,急忙追出来,大声喊:“大师,请留步你还有字没写完!”老太太也发现,在每块碑板的左下角,书法二字下面都是空着的,这碑是谁写的,没人知道啊。

  杨进士听到喊声,停了脚步,才想起刚才由于慌忙,忘记写了落款。他灵机一动,对追上来的杜老太太和迷糊小子说:“我给你们讲,我不是写落了,而是你们没有要求我写,我叫杨进士,知道什么是进士吗?古时候人们十年寒窗进京赶考,考取了进士,就要披红挂绿戴顶子,是要做官的,我这名字一写上,焚香设案,祖师显灵,你们这家子子孙孙入学中举,那还了得?”

  杜老太太听到这里,高兴得不得了,连声请求:“先生,一定要写上,先生,一定要写上!”

  “这个是要摆放仪式钱的哦!不知你们愿不愿意出呢?”杨进士乘机说。

  “愿意出,愿意出!”老太太毫不迟疑,这时候一点也不吝啬了,急忙问:“多少仪式钱呢?”

  “一十三,世代儿孙做高官,一十六,世代儿孙做公候,一十八,主家福禄寿喜加官进爵一起发。”

  “写,写!写!”杜老太太为了子子孙孙,算了算,就是一十八,三口碑五十四,咬咬牙,豁出去了,确定写。

  迷糊小子好像不迷糊了,他一直在心里算:二十四加二十四,再加五十四,三十六块钱的生意,咋就变成了一百多。他嘀咕着:“偷鸡不成,赔大了,赔大了!”

作者简介:

  杨旭(1975.8-),笔名杨东升,男,土家族,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,贵州省摄影家协会会员,贵州省青年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。1993年7月—1997年7月在家待业,1997年3月一2007年7月德江县大兴乡旋厂小学代课,2007年7月一2011年7月德江县大兴乡朝阳小学代课,2011年7月一2012年5月德江县大兴乡旋厂小学代课,2012年5月一2014年6月德江县大兴乡旋厂小学,2014年6月一2020年10月(选派)德江县桶井乡脱贫攻坚指挥部,2020年10月—2021年3月中共德江县委宣传部《攻坚队长》电影剧组办公室,2021年3月—2021年12月德江县党史学习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。2022年1月—至今中共德江县委办公室工作。

责任编辑:曲樑

上一条:发展供应链体系,强化连锁经营——河北多卖多商贸有限公司简介 下一条:窥探爱情